商家盼化肥市场回归于理性

日期:2011年4月18日 16:33

华农农资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黄小兵:

  夏季或出现尿素市场缺口

  目前的市场还是要静观其变,春节化肥市场没有出现预计中的上涨,但从国际大环境来看,原油价还在持续上涨,目前的尿素价格已经跌至1850-1900元/吨,下滑空间不会太大,随着出口期的临近,尿素市场的缺口或将在夏季表现出来,从市场上来看,经销商亏钱就不出手,但东北市场出现经销商甩货现象而且价格绝非理性的,而且目前钾肥、磷肥价格坚挺,所以后市尿素价格还是有机会上涨。

  上海好年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聊城分公司硫磺部总经理 王庆林:

  农民篇

  农民舍得投入

  刘俊是安徽亳州的种粮大户,他的150多亩小麦长势格外好。虽是农村出身,但中专毕业后,刘俊一直在城里工作,如今他又回到农村,办起土地专业合作社,成为种粮大户。和其他农民凭感觉、靠经验施肥不同,一干起合作社,刘俊就联系上了阜阳文胜肥业公司,为合作社的土地施下了测土配方肥。加上及时浇灌,所以,在大旱之年,他的小麦长势依然比往年好。

  刘俊说,自己在化肥上的投入,要比老一代人舍得得多,去年种小麦时光BB肥就用了10多吨,都是测土配方的专业肥料。老一辈人会捡便宜的肥料买,那是因为他们不算细账。他说,农村的土地,说是一亩土地,实际上并没有那么标准。地的面积本身就不标准了,一亩地多收少收100斤麦子,他们是没有感觉的。有些复合肥售价特别低,显然是偷减了养分,由于土地本身也有肥力,一两年内,产量上的变化是难以引起农民注意的。

  但是,刘俊这样的专业合作社就不同了,他们用公司化的模式经营土地,需要考核投入成本和产出的关系,多投入一分肥料,就要多收一分粮食,否则就会亏本,就难以为继。他们敢投入,是因为他们对化肥企业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能测算出产量。

  事实上,肥料的科技含量高、价格相对高却并不见得投入就要比农民的多,因为农民往往喜欢过量施肥。亳州的一位农民买来磷酸二氢钾叶面肥,包装上写的是可施4亩地,但是他却在2亩地上就打完了全部剂量,结果烧了苗还以为是买到了假化肥。

  阜阳市土肥站的一位退休站长说:“农民对自家的土地,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不管是好是坏都得养,该花的钱都得花,不会太考虑成本的。”农民该施的还是会施。但是价格太高了,涨得太快了,他也会心疼,就像给孩子买不起真名牌衣服一样,他们有时也会买冒牌货,毕竟,看起来它们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农民也会算成本

  农民只要愿意种,就不太计较成本,除非成本实在太高,才会抛荒,在安徽淮河以南地区,地势起伏不平,机械化率低,生产成本较高,同时,周边地区工商业发达,就近打工的机会更多,坐在车上,沿途抛荒的地就很多,不像淮河以北的平原地区,几乎见不到一块空地。

  目前,打工早已普遍成为农民家庭的第一收入来源,种粮主要是为了保障自家的“粮食安全”——吃粮不用买,加上自己的劳动力也不算成本,种粮多少能有个赚头,所以,能种的地他们都会尽量种上。

  当然,农民的想法也是在变化的。复合肥刚面世的时候,农民就不愿意施,现在却普遍接受了复合肥。刘俊说,去年夏天刚开始干合作社的时候,经过多次协商,才从农民手里流转来近150亩土地,经过一季种植,去年秋季就有不少农民主动找上门来,要把土地流转给他们,参加合作社。现在,刘俊的合作社已经有了近330亩的土地。

  对农民来说,他们既愿意种地,舍得施肥;又可种可不种,肥料可用可不用。

  阜阳的一位农资经销商对此深有感触。往年2月10日前后,春节一过,农民就开始给小麦施返青肥,但是今年干旱,没浇水就没法施肥,尿素销售一直没动,直到正月十五过后,政府开始督促抗旱保苗,要求必须浇水施肥并给予补贴,尿素的销售才开始正式启动,比往年足足晚了一周时间。经济往往就是心理预期,干旱让尿素销售按兵不动,也让储备了货的经销商感到焦虑,成为部分地区尿素价格下行的重要心理推动力。

  经销商篇

  高价让经销商心累

  蒋承军是安徽亳州的一名基层农资经销商,一年能卖掉1000多吨化肥,在刚刚结束的小麦返青肥销售中,他所采购的尿素又销售一空。面对“骄人”的销售成绩,刚忙完了小麦返青肥销售的他,倒越发感觉累得慌了。

  亳州地区的种植习惯是小麦与玉米或大豆轮作,秋季种小麦是集中用肥的时候,玉米和大豆用肥要少得多。因此,忙完了小麦用肥,蒋承军的农资店就冷清了不少。但是,他的销售却并没有停下来,农民的小麦一天没有收割出售,他赊销给农民的化肥款就一天收不来,采购化肥的贷款就要产生一天的利息。进价 130元一袋的复合肥,从赊销出去到收上来款,利息就将近10元钱了。化肥价格一直高位运行,同样多的销售量,今年的采购成本要比去年高出一成多。

  然而,化肥价格走高、波动大,却让有些人大受其益。他们不是囤积居奇的所谓“奸商”,而是偷减有效含量的化肥小作坊。目前,皖北地区市场上经销商进货,45%的复合肥每吨至少也要2500元,而私人小作坊生产的,卖到农民手上每吨才2100元,还可以赊销。和大品牌的合格产品相比,有效成分少的假农资,包装上却标识同样的含量,在价格上当然更有诱惑力。更何况,同样是45%的复合肥,去年,大品牌的价格也只要 120元一袋,怎么今年就卖到150 了呢?尽管农民也理解各种成本都在上涨,但是夹杂着抱怨的感叹还是要在买农资时一吐为快。

  和假农资的竞争,让蒋承军觉得身心疲惫,但是,更让他觉得累的是做了这么多年农资生意,现在倒越来越看不懂农资市场的行情了。不光是农民问他价格怎么这么高,他自己也不明白,现在的价格这么高,还会上涨吗?如果行情继续上涨,销量要受影响,利息上的支出也要增加,怎么受得了?如果市场行情下跌,高价进货,低价卖出,又怎能受得了?

  农资人变得谨慎

  往年冬储氮肥,基层经销商不用动脑,只要储备了,来年春耕小麦施返青肥的时候,多少都能赚点。但是今年有些地方却出现了用肥季节氮肥价格比冬储时还要低的反常现象。不过,这一点并没有影响到蒋承军的生意,因为亳州地区小麦返青时,氮肥价格并没有下跌,而是和冬储时价格几乎持平;同时,淡储时,蒋承军并没有大量储备,而是在征询了厂家和配送中心的意见后,只是“适当”做了储备。

  徽商农家福是安徽地区较大的农资连锁企业,在省内拥有1800多家连锁加盟店。无论价格如何变化,为保障供应,他们都是必须做储备的,因此市场风险也更大。面对变幻莫测的市场,和基层经销商一样,在采购和销售上,他们也非常谨慎,通过与厂家协调定价、肥料暂不进库等诸多方式,规避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尽管受到干旱等因素影响,安徽春耕用肥市场有所变化,但徽商农家福今年春耕的销售和利润依然稳中有增。

  市场经过前两年的巨大波动,农资人正在谨慎中变得更加理智。如今,农资市场正在酝酿新的游戏规则,尽管天气、能源价格、出口政策等诸多因素,让农资价格走势变化变得扑朔迷离,但是,农民和农资人的市场心理,却推动着市场向着理性的方向发展。

  愿市场回归理性

  化肥价格高位运行,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但是,安徽裕安集团农资公司总经理何国防对未来市场的走势还是很乐观。因为生产春耕用肥时,“肥料厂家拿货的心态特别好”,积极拿货,但不囤货,没人敢在未来价格上赌一把,他们普遍相信,今年的价格走高是正常的,因为各种成本都在上涨,春耕用肥价格不太可能下跌,当然也不太可能大涨。安徽裕安集团农资公司的产品是生产化肥用的原料,销售对象遍布安徽全省及周边省份,主要供给各个县域内最主要的复合肥生产厂家。这些人最熟悉,也最了解当地农民的生产习惯和用肥心理。从他们的采购心态中,何国防看到了:农资厂家是理性的,农资经销商是理性的,农民是理性的,但愿市场也能回归理性。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4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