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肥铁路优惠运价:取消优惠,企业是否做好准备?

作者:张涛来源:中国化肥网 日期:2012年2月19日 14:26

  粮乃安民重器,肥乃增粮根本。化肥作为粮食安全的重要物资保障,这项产业一直享受着国家给予的各类优惠政策。近些年,在市场经济作用下,尽管化肥享受各种优惠政策的具体内容发生过一些调整,但没有改变的是,优惠依存。然而,正是由于这些外人眼中看来是求之不得的优惠政策,在化肥产业市场化进程的大跨步发展中,却令一些企业进退两难,成为“鸡肋”,甚至在某些人眼中成了行业健康发展的“绊脚石”。近期,业界对化肥铁路优惠运价的调整议论纷纷,进而引发出有关化肥各项优惠政策去与存的激烈讨论。

  A  粮安天下——化肥的“特殊”运价

  在我国,农用化肥一直享受铁路优惠运价,铁道部严格按照《关于明确农用化肥铁路运价优惠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中的2号运价执行收费标准,业内称之为“2号”运价。

  这些年来,铁路运价调整犹如“温水煮青蛙”,虽然调整频繁,但每次调整幅度都不大。最近一次调整是2011年4月1日,当时铁路货运价格每吨公里上调约0.002元。近几年来铁路运价上调幅度大的主要有两次:一是从2009年12月13日起,铁路运价平均每吨公里提高0.007元,相当于2011年调价的3.5倍;二是2009年7月1日单独对化肥铁路运价进行调整,而其他货物并没有调整,主要是为了扭转化肥铁路运价过低的状况,理顺与其他货物的运价关系,调整幅度比较大。但对农用化肥免征铁路建设基金可谓是铁道部对化肥行业的最大支持。

  在我国,基本上对所有的铁路货运物资都征收铁路建设基金,具体分为三个档次,最低的是农药,0.019元/吨公里,其次为磷矿石、棉花,0.028元/吨公里,其他货物均为第三类,为0.033元/吨公里。如果化肥运输也征收铁路建设基金,即使按最低标准也要在现在的基础上每千公里增加近20元/吨的运费,如果按普通货物标准征收,每千公里则要增加33元/吨左右的运费,基本上相当于在现在的铁路运费上面再增加60%左右。

  然而,支持力度大本应是件好事,山西、山东、云南等地的化肥生产企业却怨声载道:由于执行优惠运价,运力紧张时期不能与其他商品“平起平坐”,车皮很难申请,发运十分困难,一拖就是个把月,由此衍生出一系列“点装费”、“送黑钱”的现象。累计这些费用,企业实际所承担的成本远远高于所享受的优惠幅度,就此造成的产品成本增加,在化肥已然走向市场化的今天显得略有不公。

  B  取消优惠——让企业公平竞争

  优惠却成绊脚石,一些胆大的企业负责人提出了取消优惠的建议。山东联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销售公司总经理孙德亮提出:政策要放开,只有取消铁路优惠运价,车皮才更容易申请,这将有利于运输部门的执行力度和企业发运的计划性。他进一步分析,化肥的基础原料供应已经市场化,因此产品也完全可以放开,这就如同现在执行的优惠电价,虽然国家给予化肥生产企业在工业用电上的支持,但是各省电网之间却执行着不同的电价,相差一毛,成品就相差100元。他希望国家能够取消对化肥的所有优惠,让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竞争。

  作为国内大型农资流通企业的华农农资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小兵也赞同完全放开,公平竞争。“不要再优惠了,节能减排最先影响的是化肥厂,气头企业在天然气紧张时也得不到保障,优惠的结果必将导致市场的不平等,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工厂不会因为享受优惠政策而降价,减少政府干预,让化肥回归市场。”

  面对企业的声音,中国磷肥工业协会理事长武希彦在收集了部分磷肥企业意见后表示:企业的看法是化肥应该向市场化发展,各项优惠政策应逐渐取消,这是长远的意见。但是面对目前国内短期的形势,多数企业认为还是不涨为好,但是少数企业也因为运输费用所占比例不高,抱有“涨不涨无所谓”的态度。凡是赞成今年暂时不涨价的企业都是到货第一站的价格由企业承担的。从长远讲,加速市场化进程,取消各种优惠政策在所难免。

  C  继续优惠——产业市场化需谨慎

  “运费的上涨必将导致农民用肥成本的增加,这与国家对农业的扶植政策相违背,最起码要保证我国化肥在一定低价位或者平稳价位运行,无形间提高运价也就提高了农民的用肥成本,事关三农和粮食问题,优惠政策的任何一次调整需谨慎。”在这场讨论中,支持继续保留优惠政策的意见也十分鲜明,这位国内大型流通企业负责人的话就直指“三农”问题。

  该负责人分析,目前化肥所涉及到的原料已完全市场化,电价和能源的优惠也在市场化进程中,如果化肥完全市场化,将会对化肥流通企业特别是承担起国储任务的企业带来一定压力,因为这些企业还要承担社会责任,起到一定平抑化肥价格的作用。生产企业还可以调整开工率,降低生产成本缓解压力,但是流通企业的进价是一定的,而且还要严格执行国家的淡储任务,像氮肥这种经营风险较大的产品,一旦出现亏损,国家所给那些所谓的补贴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当前,生产企业的价格标准并不是以与流通商成交的价格为标准的,而是根据自己的资金、库存压力作为平衡、制定销售价格的参考依据,有些时候会做出背离市场的定价,一旦工厂出现某些问题就会出现价格的调整,冲击市场,吸引所谓的外来资金。

  “化肥市场化也许是大势所趋,但是我们必须要发出我们的声音”。持此观点的还有安徽省化肥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夏英彪,他建议国家继续实行用电、用气、用水、化肥运输价格等优惠政策,同时要适当采取限产保价措施。

  D  是否特殊——政策保护不利行业发展

  在2011年铁路运费调价后,有专家提出目前我国对化肥铁路运价改革已进入到了中期,化肥铁路运价长期偏低,与其他货物运价相比不对等现象已得到了一定扭转,下一步改革的关键点之一就是征收铁路建设基金,但由于此事关系甚大,估计在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大的举措。不过,从长远来看,化肥行业最终是要回归到普通商品属性,不再作为一个特殊行业对待。

  市场化进程的结果就意味着化肥不再“特殊化”,在“化肥该不该享受特殊待遇”问题上,业界一片哗然。黄小兵直言不讳地说:“化肥特殊在哪里?目前国内已经供大于求了,恰恰更要通过取消各项优惠政策来促进产业结构调整。”

  山东省化肥工业协会会长杨春升表示:凭什么不走向市场化,比化肥重要的产品多的是,既然改革是迟早的事,早落实早克服。运费低就意味着运距会更远,哪个企业不愿意享受低价运费的待遇呢?但是市场竞争就是残酷的,每个企业都是有压力的,一个行业长期处在政策保护下是不健康的,而且也很难真正去保护。优惠调整也许无法一步到位,但逐步调整是有可能的,先把价格调一下看看行业承受能力再说。如果运费调整导致成本增加致使一批小企业淘汰出局,那只能看在这个竞争过程中市场环境是否公平,如果是在公平环境下的竞争中被淘汰,那就只能怪企业本身。

  E  直补农民——理顺市场经济法则

  “优惠政策的逐步取消会带来生产成本的上涨,要加大对农民的补贴力度。放开氮肥、磷肥价格,而对于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的农业生产资料涨价,政府应加大对农民补贴。这是过去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在有关化肥市场化的问题上作出重要决议,应该坚定不移地按照这个路子走,应该是国家支农,而不能是某个部门支农。涉及到运输就是铁路,电力就是电力系统,天然气就是中石油,这是不合理的,政府应加大对农民投入,而取消对各部门的补贴”。武希彦针对一旦优惠政策取消后,化肥价格可能出现上涨提出解决意见,他认为,化肥行业市场化方向要坚定不移,在实施进程中政府要科学分析,分步走。

  持此观点的还有杨春升,他坦言:对于化肥企业的各种优惠政策确实在稳定市场方面起到一定作用,但同时由于补贴主体不够明确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从本质上说,更需要补贴的是农民而不是企业,而现在更多的惠农政策却是通过补贴企业的形式落实下去。此外,他还提出,由于化肥企业所享受的行业政策优惠,也让企业承担了一定的社会舆论压力。一方面化肥行业现在享受的一些优惠政策已经在贬值,而且落实情况也不是很好;另一方面在其他行业看来,都认为化肥企业只有受政府照顾才能更好地发展下去。这种情况下,既然给企业补贴已经和市场经济法则相违背了,为什么不把补贴机制理顺呢,取消对企业的政策优惠,让化肥企业在市场上完全平等竞争。但同时他也强调,取消对企业的优惠,并不是说不考虑由于企业成本上涨所带来的农资价格上涨,他认为解决这一问题,就可以将由过去的行政暗补,变成经济市场化的明补,将相应的补贴转补给农民。因为一旦企业优惠取消,导致化肥成本的上升,而出现农民因为肥价高而不买肥,企业因为卖不出货而降低开工率,将会导致可怕的后果,这也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

  最终,在铁路优惠运费的问题上,一位业内资深专家的话更加发人深省:“直补和农资的价格水平是挂钩的,为什么煤电是联动的,而为什么粮食和化肥就不能联动呢?既然粮食价格是国家制定,就直接将运输优惠转给农民,而现在这样的优惠政策实际上是让某些部门占了便宜,一边给了化肥企业所谓的优惠,而实际情况却是执行不畅,而另一头还要再向国家要价。”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4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